<var id="r7jh7"></var><var id="r7jh7"></var><var id="r7jh7"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listing id="r7jh7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progress id="r7jh7"></progress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r7jh7"></var><var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listing id="r7jh7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/var>
<menuitem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r7jh7"><video id="r7jh7"><menuitem id="r7jh7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progress id="r7jh7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dl id="r7jh7"><listing id="r7jh7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/var>

這幾個部位千萬別給別人摸!就算是夫妻也不行!!!!

-回復 -瀏覽
樓主 2020-12-17 12:16:55
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

古代,女人的身影很少在戰場上出現,古代的戰爭一般都是冷兵器,對士兵的體力各方秒要求較高,女人在戰場上的作用也沒有男人大,但是進入到熱兵器時代和信息化戰爭,女兵往往能靠著女性獨特的優勢出奇制勝,這也就是為什么二戰時期日本女間諜那么多的原因。

女兵也往往大多數是文職類或者是潛伏人員,很少直接參戰,但是越南女兵卻是一個例外,越南女兵從訓練開始就是向正規作戰人員去培養的,而且越南女兵上戰場從來不穿內衣,因此越南女兵也被稱為全世界最“開放”的女兵,而且越南女兵在戰場上一旦被俘,就甘愿脫下衣服獻出自己的身體。

越南女兵在戰場上一旦被俘,就利用自己的身體作為籌碼來換取活下去或者被釋放的機會,用自己的身體來受賄是越南女兵最常用的手段,而受賄方完事之后一般都會憐香惜玉,放了他們,久而久之,就成了越南女兵的自救手段,戰場上不穿內衣也就成了他們的習慣。

正是這種不穿內衣的習慣,讓越南女兵成了“帶刺的玫瑰”,對敵人來說,這樣的女兵,才更致命!沒有人知道,一個靚麗的軀體下,背負著多么陰險的任務。越南女兵在被俘虜時,會主動脫下外套,把迷人的軀體亮出來,來迷惑敵人。越南女兵利用這種色誘的方式,殺害了不少敵人。

繼續閱讀,精彩內容:


“老婆,我最近沒錢花了,能不能支援點?”市郊的花園別墅內,一名青年坐在高檔的真皮沙發上,嘆氣道。

“沈浪,我希望你能注意下自己的形象,你現在真的很讓人惡心!”蘇若雪咬著貝齒,秀眉緊緊的擰在一起。

“我這也不是剛回國嘛,身上沒帶錢過來?!鄙蚶苏f這句話的時候,有點沒底氣,因為他還從來沒開口向女人要過錢。

沈浪對錢的概念很淡薄,突然來到大都市里,沒錢還真tm寸步難行。

眼前這個冰山美人,就是他暫時的“未婚妻”,這未婚妻來頭可不簡單。

她叫蘇若雪,是知名時裝公司的總裁,華海市商界第一美人。大概二十二三歲,穿著一身淺藍色連衣裙,身材惹火,柔美的黑直長發披散在雙肩,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高冷優雅的氣質。

除了氣質之外,外貌自然也沒得說,五官精致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美感,堪稱人間絕色也不為過。

“在家里,你吃我的住我的,還想找我要錢?”蘇若雪已經受夠了這個無能的家伙。

女人討厭一個男人,這個男人的任何缺點都會被無限放大,更不用說蘇若雪這種高傲的冷美人。

蘇若雪怎么也不明白,為什么自己爺爺以死相逼,強迫她和這種男人訂下婚約?

因被被某闊少逼婚,蘇若雪不得已和沈浪先訂下婚約,同居一年。名義上她是沈浪的未婚妻,實際這只是答應爺爺和這男人同居一年的約定罷了。

在沒見到沈浪之前,蘇若雪一度設想憑自己的能力,哪怕對方是一坨爛泥,她可以把他打造成華麗的紳士。

但她和沈浪同居了三天后,蘇若雪徹底放棄了自己腦殘想法。

這男人和痞子流氓沒區別,根本就配不上自己。

“老婆,別那么絕情嘛,你是大公司的總裁,錢對你來說也就是數字而已?!鄙蚶诵呛堑?。

蘇若雪美眸露出深深的鄙夷,冰冷道:“沈浪,我不會平白無故的給你錢的,你有手有腳,有本事自己去找工作??!老娘要去上班了,別來煩我!”

說完,蘇若雪頭也不回的出了別墅大門,俏臉異常冰冷。

她蘇若雪的男人,必須是才貌雙全,頂天立地,絕不可能是這種窩囊廢!

沈浪臉色有點不好看,被女人這么鄙視,是個男人都受不了。

“不就是找工作嗎?好像我找不到一樣?!鄙蚶税底愿拐u,從沙發上站了起來。

以前天天殺人放火,和正常生活脫節太久,一時間沈浪還真不知道去找什么工作。

來錢的最快方法,就是搶錢,這對沈浪來說是小菜一碟。不過某些事,他還不屑去做。

船到橋頭自然直。出了別墅小區,沈浪漫無目的走在華海市的街頭。

才剛六月,華海市已經是酷暑難耐。

“這大熱天的,上哪去找工作啊,總不能去搬磚吧?”

沈浪一邊走著一邊尋思著去找什么工作,一路上,他看到不少招工的信息,不過一般都是餐廳酒店甚至是KTV之類的地方。

這種工作,沈浪是不可能看上眼的。

走著走著,到了上午十點左右,不知不覺來到了市中心繁華的商業圈。

偶然間,沈浪看見了一棟集團大廈樓下張貼著應聘大會字樣,他饒有興趣的走了上去。

“綾雅國際時裝集團現誠聘高薪職員若干,各個部位皆有職位空缺,歡迎參加本次招聘大會……”

上面寫著類似這樣的信息。

“綾雅國際時裝集團?那不就是冰山美人的公司嗎?”沈浪來了點興趣。

沈浪對冰山美人的了解不深,不過關于她的一些信息還是知道的。蘇若雪正是這綾雅國際時裝集團的總裁。

本來沈浪是有點抵觸在冰山美人手下做事,不過這里的工作還是挺適合自己。

無論如何,他必須先找個工作再說,沈浪已經受不了家里冰山美人鄙夷的眼神了。

沈浪稍稍整理了一下花襯衫的衣領,走進了公司大樓。

到了二層的招聘會,沈浪看到了不少來應聘的年輕人,都是穿著西裝打著領帶,看上去準備的相當充分。倒是沈浪穿著一身花襯衫顯得鶴立雞群。

“這位先生,請問您是來應聘的嗎?”一名前臺招待的女孩子走上來問道,聲音很甜,長相也可愛。

沈浪點了點頭,笑著:“對。請問美女,這里什么部門職位工資最高?”

那名妹子愣了一下,轉而笑道:“帥哥你真有意思,你怎么不問哪個部門美女最多呢?”

沈浪撓了撓頭:“美女,講正事呢。我沒開玩笑的?!?/p>

妹子打量了沈浪一下,沈浪雖然穿著不正規,但是眼前這個女孩也能看出來,他身上的衣服價格不菲。

說不定是哪個富二代來公司撩妹來了,女孩調侃道:“工資最高當然屬我們公關部了,我們部門現在還正缺一名經理呢,帥哥你不妨去試試?!?/p>

“好啊好啊,謝謝美女哈?!鄙蚶诵闹幸幌?,公關部經理,好像很厲害的樣子。

很快,沈浪就去排隊領取資料表格,填好了自己的一些資料。

公關部經理,要求語言溝通能力強,并會英語,意大利語和法語三門語言。

要求上面并沒有提及學歷,綾雅國際的招聘會重視能力大于學歷,考核非常嚴格,何況會三門外語的人學歷肯定不會低。

“哥們,你也是來應聘公關部的?”這時,一名胖子突然拍了一下沈浪的肩膀。

“是啊,難道你也是?”沈浪回頭,有點納悶的看了眼胖子。

眼前這胖子穿著一身金利來的高檔西裝,明顯像是富二代,居然也會來應聘?

胖子用鄙視的眼神看了眼沈浪:“哥們,這心知肚明的事,就別裝了。你身上這件紀梵希定制的花襯衫,沒個十幾萬弄不到手吧?穿這么貴的衣服還應聘個毛??!你說說,你看上公關部的哪個妹子了?”

沈浪愣了一下,他身上這件衣服是師妹給自己挑的,雖然惹眼了一點,不過普通人是看不出來,沒想到倒被這胖子認出來了。

沈浪咳嗽了一聲,嚴肅的說道:“大哥,我是來應聘的,不是來把妹的?!?/p>

“哥們,你這不地道??!綾雅國際公關部全是女人,而且還是華海市商界質量最高的美女,你應聘公關部,不是去把妹那是去干嘛的?”胖子翻了翻白眼。

“我靠!全是女人?”

沈浪懵了,敢情之前的妹子是逗自己玩的?

不過看著招聘信息,公關部確實缺一名經理。

“哥們,看你長得比我帥,又比我有錢。話先說在前面,我看上的是公關部的林采兒,你可別跟我搶啊?!迸肿硬煌谏蚶硕哉f了一句。

沈浪滿頭黑線,心想你們城里人真會玩,招聘大會都當成把妹的場所。

懶得想那么多,沈浪只想要一個工作,能和美女們一起工作,那也不錯。

不多時,終于等到沈浪面試了。

沈浪走進里面辦公室,眼前的考官是個小美女,穿著一身制服,身材嬌小玲瓏,臉蛋如精心雕琢,皮膚白皙。

她就是剛才那胖子暗戀的林采兒,長相可愛,給人一種清新甜美的感覺。

沈浪不禁感嘆,這綾雅國際的美女還真不少。

“你……你要應聘公關部經理?”看到沈浪遞交的資料表,林采兒黛眉微微一蹙。

應聘公關部的男人一般都別有目的,而且對方還想應聘經理?資料上居然還寫著會英語,意大利語和法語。

雖然公關部經理的職位是要求會這三門語言,但這種人才一般年齡都比較大了。

眼前的沈浪不過二十歲出頭的樣子,打死林采兒也不信沈浪真有這種能力,多半又是來無理取鬧的富二代。

“對啊對啊,美女考官,有什么要考我的,盡管來吧?!鄙蚶诵ξf道。

林采兒明顯有些懷疑,但也沒有多說什么,正色道:“那好,現在開始考核,考核分為初審和終審。初審就是筆試,我們會給你三張語言類試卷,沈先生只需每張試卷平均分達到60分就算通過了?!?/p>

雖然有點麻煩,沈浪也沒什么意見,道:“好,那快開始吧?!?/p>

綾雅國際大廈,頂層的總裁辦公室。

蘇若雪正和一名制服美女談論事務。

美女名叫柳瀟瀟,是綾雅國際的總監,職位僅次于蘇若雪。公司的兩個boss都是女人,而且都是超級美女。

柳瀟瀟的容貌氣質也是頂級,職業套裝勾勒出完美的曲線,纖細的小蠻腰,高挑美腿配上黑色絲襪,絕配。

“咚咚咚?!?/p>

辦公室大門突然被敲響。

“請進?!?/p>

“蘇總好,柳總監好?!绷植蓛荷裆颐Φ淖哌M了辦公室,對著兩女打了一聲招呼。

“有什么事嗎?”蘇若雪平靜的問道。

“蘇總,招聘大會來了個應聘公關部經理的男人,您要不要過去看看?”林采兒詢問道。

“男人應聘公關部經理?不用了,你自己處理吧?!碧K若雪平靜的說著,嘴角微微露出一絲嘲弄。

應聘的家伙多半沒抱有什么正常的目的。

“可是蘇總,那個來應聘的先生,筆試拿了滿分!”林采兒立即說道。

“滿分?這怎么可能?”

沒等蘇若雪說話,柳瀟瀟先驚呼出聲。

“確實是滿分,試卷還在我這呢?!绷植蓛喊焉蚶斯P試的三張遞給了柳瀟瀟。

柳瀟瀟看了一遍,秀眉微蹙。

這筆試的試卷上面都是很正規的試題,都是柳瀟瀟親自把過關的,試卷上面答案明顯是正確。

三張試卷很有難度,拿個七八十分還有可能,但想拿滿分,這幾乎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,除非對方極其精通這三國的語言!

“這個……算是過了初審嗎?”林采兒問道。

蘇若雪俏臉也微微有所動容,道:“我們公司是很公平的,既然那位先生能過了筆試,那就通知他下午來面試吧?!?/p>

柳瀟瀟臉色有點不正常,咳嗽一聲道:“小雪,讓一個男人當公關部經理,這未免有點那啥……”

“男人怎么了,咱們總不能性別歧視吧。有這種能力,就給他一次機會吧?!碧K若雪淡笑道。

冰山美人要是知道這男人就是家里的那位極品,不知會作何感想。

柳瀟瀟微微點頭,轉而對著林采兒說道:“好吧。林助理,你通知那位先生,下午兩點半來面試?!?/p>

“嗯?!绷植蓛狐c了點頭。

到了招聘大會的辦公室,現在已經11點半,人幾乎都已經走光了。

沈浪等的有些不耐煩,一陣后,林采兒終于回來了。

“美女考官,怎么樣了?”沈浪迫不及待的上前問道。

“恭喜你沈先生,總監通知你下午兩點去面試,這是資格證明?!绷植蓛盒χf來一份證明書。

“還要等到下午啊,能不能現在就搞定?”沈浪眉頭一皺。

林采兒搖頭道:“這是公司正常的流程,再說現在也已經下班了?!?/p>

“好吧?!鄙蚶藫狭藫项^,嘻嘻笑道:“對了美女,還沒問你什么名字呢?”

林采兒小臉微微一紅,有點局促的說道:“我叫林采兒,是公關部經理的助理?!?/p>

沈浪咧嘴一笑:“那不就是我以后的助理嗎?真是好巧啊,林小姐,請你以后多多關照哈?!?/p>

林采兒不覺有些好笑:“沈先生,你面試能不能過還是個問題呢,總監面試可是會很嚴格的?!?/p>

兩人談論了一陣,林采兒下班離開了。

和這種甜美清純型美女聊天還挺舒服的,沈浪心中都開始有些期待今后的工作。

下班時間過了十幾分鐘,公司大樓里的人都快走光了,沈浪閑的無聊,開始在公司大樓里閑逛了起來。

到了一間高管辦公室,沈浪走了進去,辦公室中飄散著一股淡淡的香味,似乎像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。

聽說這綾雅國際女職員比男職業多,難怪招聘大會那么多男人爭破頭皮也想來著綾雅國際工作,哪個男人誰不想撩個妹子抱回家?

沈浪隨意逛了一圈,發現有個辦公桌的一臺電腦沒關,屏幕背光燈還亮著。

“嘖嘖,身為公司的職員,都這么不敬業么,下班了電腦都不關?!鄙蚶税底宰I諷了幾句,移動下鼠標,正準備關電腦。

下一刻,沈浪渾身哆嗦了一下,他看到了什么?

“我靠!”

液晶顯示器上居然放送著傳說中的愛情動作片,正處于靜音狀態。

顯示器里冒出一個金發碧眼的妹紙,還是洋妞片!

尼瑪,不會吧,現在的妹子都這么開放嗎?上班的時候看這玩意兒,太猛了吧?

“上班看這東西,這還有沒有職業道德了!”沈浪強烈譴責了一句,便開始津津有味的欣賞。

“你是誰?”

突然間,門口傳來的聲音嚇了沈浪一跳。

一名身穿黑色OL制服的高挑美女大步走了進來。

沈浪瞄了她一眼,見她神色匆忙的樣子,心中有了一些猜測。

沈浪心想,這個上班看片的女職員該不會就是眼前這位吧?或許人家妹子下班的時候想起來電腦沒關,這才趕過來毀尸滅跡。

這位美女身材很好,一身OL套裝,白皙的美腿配上黑色絲襪,夢幻般的身材。

臉蛋也精致的不像話,綜合外表氣質甚至不弱于家里的那個冰山。

這貌似有點不科學???沈浪一陣發懵,這種絕色美女,竟然會在辦公室里看片?

美女不是別人,正是柳瀟瀟。

今天柳瀟瀟下班的時候,準備來這邊的辦公室取材料時,發現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盯著辦公桌的一臺電腦。

她沒見過這個男人。

難道是賊?還是什么商業間諜?

一想到這種可能性,柳瀟瀟有那么點心慌,雖然她從小練過跆拳道,但遇到未知的東西總會有點害怕。

不過身為公司的總監,怎么可以被一個小賊給嚇???

柳瀟瀟立即壯了壯膽走了進來。先是打量了沈浪幾眼,很面生,柳瀟瀟確定自己沒在公司見過這人。

“哪個部門的,來這里干什么?”柳瀟瀟瞥了沈浪一眼,孤疑的問道。

“我……我正幫你關電腦呢?!鄙蚶诵α诵?,他好歹也算見過世面的,遇到這種事情心里也不算慌張。

“關電腦?”柳瀟瀟有點詫異。

“嗯?!鄙蚶它c了點頭,覺得有必要對這個美女教育一下,隨即咳嗽一聲說道:“我說美女,這愛情動作片呢,最好別在公司里面看,你可以自己在家慢慢欣賞?!?/p>

聽沈浪說是來關電腦的,柳瀟瀟將目光朝著顯示屏看了一眼,頓時呆立當場,整個人仿佛被雷劈了一般!

天??!太無恥了,太下流了!

這家伙居然在看那種視頻,而且還是洋妞的!

柳瀟瀟的俏臉紅到耳根,氣的渾身發抖,小手指著沈浪,咬牙切齒:“人渣!”

沈浪一聽這話,不高興了,嚷道:“什么人渣???美女,我好心幫你關電腦,你干嘛罵我?對了,美女你放心,關于你看片這件事我是不會說出去的?!?/p>

“你放屁!”

柳瀟瀟氣的滿臉通紅,這還是她第一次說臟話。

“難道不是你嗎?”見美女反應這么大,沈浪愣了一下,不會是弄錯了吧?

柳瀟瀟氣急敗壞的指著沈浪:“你……好大的膽子,偷偷跑到辦公室看這種齷齪的東西也就算了,居然還想嫁禍給我,你要臉嗎?今天不好好教訓你這個無恥的家伙,我就不叫柳瀟瀟!”

話音一落,柳瀟瀟一只美腿狠狠踢向沈浪的襠部。

沈浪暗嘆倒霉,早知道他就早把那東西關掉了,搞的現在惹上這么個麻煩。

這女人招式也太TM狠毒了,直接往那里踢,多大的仇恨???

沈浪右手一伸,將柳瀟瀟右腿牢牢捏住,飄來一絲香氣。

柳瀟瀟引以為傲的跆拳道竟然不管作用了,身子一歪,失去平衡,往后栽倒了下去。

“咚!”

柳瀟瀟一屁股摔在了地上,小臉發白,臀部傳來的疼痛差點讓她叫了出來。

“你敢打我?老娘和你拼了!”柳瀟瀟忍著疼痛,飛快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朝著沈浪撲了過去。

沈浪無語,抓住柳瀟瀟雙臂,將她按倒在地上,連忙道:“我說,你冷靜點好不好?”

“你……你快放開我!”柳瀟瀟嚇了一跳,兩條美腿拼命踹著沈浪。

看著這么一雙如此完美的美腿,沈浪還真生出了一點不健康的思想,不過腦子里很快驅除掉這種念頭。

“我沒想干什么,你誤會了?!鄙蚶思泵φf道。

恥辱??!柳瀟瀟心想,本美女堂堂總監,居然會被一個無恥流氓按在地上,這要是被人看見,威嚴何在?

見柳瀟瀟還在掙扎,沈浪指了指墻角上的監控攝像頭,道:“那里有監控攝像頭,不信你查一查監控,我保證不是故意的?!?/p>

“那你先放開我!”柳瀟瀟咬牙切齒道。

沈浪也覺得再這么按著她有吃豆腐的嫌疑,他不著痕跡的移開了雙手。

柳瀟瀟俏臉漲的通紅,氣急敗壞的踹了沈浪一腳。

“告訴你,別想跑!”

“我干嘛要跑?”沈浪有點無語。

兩人來到了監控室,柳瀟瀟親自調出了攝像頭的錄像。

確實不是沈浪主動看的,貌似只是沈浪移動了一下鼠標,電腦里就自動蹦出來愛情動作片的視頻。

“我早說過不是故意的,現在你總該明白了吧?!鄙蚶藬偭藬偸值?。

柳瀟瀟滿臉鄙夷的說道:“呵呵,還不知道是哪個無恥流氓,在那看的有滋有味呢?!?/p>

沈浪臉色有些尷尬:“這不是好奇嘛。還有,我不叫流氓?!?/p>

“就你流氓!”一想到剛才自己被這家伙吃豆腐,柳瀟瀟心中一萬個不爽。

被指著鼻子罵,沈浪心中也有點不爽,呵呵道:“我要是流氓,你還是母暴龍呢!”

“你!你敢罵我母暴龍……我跟你拼了!”柳瀟瀟氣的俏臉一陣青一陣白,伸出爪子就要朝沈浪抓去。

沈浪一把抓住了柳瀟瀟的手臂,皺眉說道:“好了好了,我還要去吃飯了,懶得和你在這鬧了?!?/p>

說完,沈浪就想轉身離開。

“你站??!”柳瀟瀟突然喊住了沈浪,質問道:“你不是公司的職員吧,來我們公司干什么?”

“你們公司?你是這公司什么人?”沈浪好奇道。

“別管我是什么人,你管回答我的問題?!绷鵀t瀟俏臉冰冷道。

感覺眼前這美女氣勢驚人,說不定是什么高管,沈浪只好回答道:“我今天剛來應聘,順便看看公司的環境怎么樣?!?/p>

“應聘?”柳瀟瀟孤疑的看了沈浪一眼,繼續問道:“你應聘了什么職位?”

“公關部經理?!鄙蚶说靡獾恼f道。

“噗!”

柳瀟瀟喉嚨嗆住了,猛的咳嗽了幾聲:“你……你就是那個過了筆試的家伙?”

“是啊,你怎么知道?”沈浪納悶問道,難道這公司的人消息這么靈通。

柳瀟瀟滿頭黑線:“對不起,我們公司不歡迎你,請你滾蛋吧?!?/p>

不管是不是沈浪故意的,反正這貨能在公司里看愛情動作片,在柳瀟瀟心中,沈浪的人品值為零。

沈浪更加不爽了,嚷道:“美女,不帶你這么罵人的吧。再說,公司又不是你的,憑啥讓我滾蛋?”

“臭流氓,我告訴你,我柳瀟瀟是公司的總監,這里老娘說的算!”柳瀟瀟俏臉一陣青一陣白。

“我靠,你就是總監?”

不說不知道,一說把沈浪嚇了一跳,心想尼瑪啊,勞資也太倒霉了吧?

剛才他還罵了總監是母暴龍,這下搞得沈浪老臉一紅,有點尷尬起來。

↓點擊下方“閱讀原文”查看更多

我要推薦
轉發到
十一运夺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