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r7jh7"></var><var id="r7jh7"></var><var id="r7jh7"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listing id="r7jh7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progress id="r7jh7"></progress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r7jh7"></var><var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listing id="r7jh7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/var>
<menuitem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r7jh7"><video id="r7jh7"><menuitem id="r7jh7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r7jh7"><strike id="r7jh7"><progress id="r7jh7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dl id="r7jh7"><listing id="r7jh7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var id="r7jh7"></var>

王石最新演講:百戰歸來仍少年,翻越人生的第三座山!

-回復 -瀏覽
樓主 2020-12-17 16:52:50
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

作者 |?《經理人.深商》雜志運營總監 宋軍勝


8月19日,卸任萬科董事長近2個月的王石出現在亞布力論壇上。王石在一場演講中表示,“當年去哈佛學習,是為了離開萬科、辭去萬科董事長這一天做準備?!?/section>



66歲的王石講述了他當時選擇去哈佛進行讀書的原因:65歲左右對于大多數企業家來說,也是職業生涯的尾聲。對于長壽時代的人來說,必須找到新的方向。




2017年8月19日晚8時銀川國際交流中心黃河廳,李彥宏講完《中國商業心靈(上)》,主持人承轉鋪墊的話尚未結束,掌聲已經響起,王石一襲輕衫,矍鑠而閑逸,登臺了。


這是夏季論壇開幕以來最為人潮涌動卻鴉雀無聲的一次。顯然,他游刃于聚光燈下揮灑的講演,一貫的從容清高和詼諧灑脫,不以凝重、不施巧舌;舉重若輕,率性真誠。


王石稱,至于離開這一天到底什么時候到來并不知道,可能是一個突然的決定,要看正確的時機。“公布一個半月之前才決定的,我和任何人都沒商量,包括郁亮。因為只要和其他人商量,這個消息就會泄露出去?!?/span>


聽得斷續,記得潦草,唯圖能快——急回房間整理,唯恐稍怠而錯漏。即便如此,也只能聊且算是大致,希望沒有謬了王石先生的本意。


以下是先生原話大致



這個題目《百戰歸來仍少年》,大有標題黨之嫌,沒事,我也標題黨就是,我講《三座大山》。(笑)


和王薇一番話以后,我有些感慨:像你這樣一個能寫能說且熟知多年的人都不了解我,確實有些(遺憾)。有些人一說我就提紅燒肉,拿我開涮,涮就涮吧,也不在意,你涮得開心,我也開心就是了。(笑聲、掌聲)


還有,前段秦朔說也寫了篇文章,大家都知道,其實我跟他說:你真的懂我嗎?現在這媒體都是怎么了?(笑聲)


其實我這人簡單、而且透明。好在東升和田源還是理解我的。


關于兩次登山的不同


我登頂過兩次珠峰,8848米。三座大山,我就從這兒說起。


第一次登頂,在頂峰停留了10分鐘,這十分鐘里面,掛了國旗、公司旗還有搜狐旗,然后撤到8800米。就在這時我出現了幻覺:感覺溫暖而美妙,隱隱中覺得有問題,這種狀態持續了大約二十分鐘,突然感覺到刺骨的冷,我知道我擺脫出來了。后來才知道:這是瀕臨死亡的一種幻覺。這也解釋了很多在珠峰死難者表情都不難看。顯然,與美妙作斗爭的難度要高于和艱險作斗爭。(有掌聲)


第一次攀登珠峰給了我一個不爽的感覺——有報道我是當時攀登珠峰年齡最大的中國人。我倒不在意別人說我老,那年我52歲,我在意的是你為什么給我一個限定是中國人的范圍之內呢?這不早都闊步于世界之林了嗎?成功登頂的有個日本人比我年齡大,于是那年我對自己說:待我64歲我會再爬一次。


第二次就和第一次有很多不同了。


第二次爬上珠峰,在頂上呆了一個多小時!這是一個國際隊,國外人那次的成功率是50%,而中國人,全上去了!大家不鼓掌么?(掌聲雷動)


這個中間還有小插曲,汪建也在隊伍里面。他臨行跟我商量:能不能等我先上,登頂20分鐘以后你再上來?我轉念一想:我那年59,他比我小三歲,他這是想做登頂珠峰年齡最大的。(笑)還有一點關鍵的問題是:我怎么等???那個海拔上干等二十分鐘是一件有可能喪命的事情。


結果我登頂的時候,上面突然傳來一陣兒笑聲:哈哈哈哈,你看,我比你先到了二十分鐘吧。抬頭一看——汪建。后來才知道,這老哥們兒比我早出發1個半小時?。ù笮Γ?/span>


我知道這老哥們兒就是較勁兒,要個破紀錄的年齡,典型的英雄主義情結嘛?。ㄐΓ?/span>


這是插曲,再說第二次登山,和第一次就有了很大的不同。第一次我們將氧氣瓶、繩索、廢物什么的都留在了山上;而第二次,我們全部帶下來了——除了小便,沒辦法。大便都是裝袋帶下山的,還特地為此訓練過。


第一次和第二次登的是同一座山峰,雖然是從南面和北面分別上的,但高度一樣;不一樣的,是我們對于大自然的敬畏和反思。我們對于自己、對于企業、對于國家的思考和認識都有了不同,這是最大的不同!


這一次又出現了意外,還記得第一次下山,一只腳踩進了天堂;而這一次我發現眼睛失明了,這是照相的時候發現的,這并沒有影響我登頂時的快樂。在那個海拔唯一的辦法就是蒙住眼睛,大口吸氧。當時有一個攝影師,鴻海的,很了不起,他一直在錄,錄整個團隊,這時他說不錄了。我一想這不行,就摸索著摸到他的帳篷里面,對他說:你要繼續,否則你有一天會為此而后悔的!


在自己的安危都有問題的情況下,我想著的是大家。我腦海里突然想起了上甘嶺電影里面的指導員的形象,眼睛受傷以后還摸索著……(大笑、掌聲)


所以,兩次登頂,截然不同。說說現在,登頂最高紀錄都已經刷新到80多歲了,我才66。高度沒變,年齡成了挑戰。



關于爺們兒之間的情義

再說汪建。那次登山時間是2010年。


汪老師登頂成功以后回國自然有記者采訪,問題不外乎三個:你什么感覺???你這樣的就不怕公司受影響么?你為什么佩服王石???結果汪老師回答:我為什么佩服他??。ㄐΓ?/span>


其實我知道他是怎么想的,這話他過去應該是說過的??蛇@山爬完了想法就變了:你看你是企業家我也是、你登頂我也是;可我還是科學家呢?你不是哦。(笑)好吧——你是科學家。


于是,2015年劍橋授予我院士,我就把老汪也給請去了?。ù笮Γ?/span>


汪建博士后來是在華盛頓大學完成的,我和他一起去,而且一起演講,演講的題目就是《兄弟情》(掌聲)。


在這兒,我說說什么是情義——爺們兒的情義是什么,那就是:互相敬重、互相信任、互相不服氣還互相較著勁兒?。ㄕ坡暲讋樱┰谶@兒,亞布力也是這樣的!


關于年齡,新的17年

我在萬科34年,當了17年的甩手掌柜,現在我將開始自己新的17年。(掌聲)再過17年,我也才83??!


83是什么概念?兩個半月前,我去美國參加巴菲特和查理榮格的股東大會。那可是四萬多人??!巴菲特今年87了,查理93了!大會從早九點開到下午四點半,除了四萬人,還有很多分析員等等專業人員,所有問題就是這兩個老人回答。結果這老哥倆和說相聲似的,喝著可樂,而且這個中間都沒去洗手間!


后來查理說了:“我本來不想來,可你們有些人老是擔心說巴菲特會不會退休這樣的問題,我還是來吧,你看我都93了,他才87……”(大笑 掌聲)


我問過政府的官員,除了還會進入一定級別的之外:你們65歲之后還準備干什么么?結果都沒有。我想問大家:你們做好準備干到80歲甚至90歲了么?(掌聲)


這次去德國F20,關于環保的。中國代表團相關的三個基金會主席都是我!還有一個——阿拉善。


我離開萬科,其實早已經在思考這個問題,只是在什么樣的時間做出這個決定。實際上是在我做出離開決定之后的1個半月的時候有了后來的結果。我和誰都沒有商量,包括郁亮。


我干嘛要說出來?不給人制造新聞的機會,這多好!


但是有一件事:對于人生,我們要不斷拓展。能力有多大,責任就有多大!第三座高峰就在心里,并沒有特定的高度。你定高了,未必能達到;可如果你定低了,就一定達不到!第三座峰就在我的心里!(掌聲雷動)


關于學習

我再來說說我讀書的一些事兒。在哈佛的最后時間里那是硬呆著的。為什么?不硬熬著,以后怕是沒機會了,我畢竟不是三四十歲。不要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去后悔自己放棄。按照原計劃我去年九月還要去希伯來大學,但因為公司的事情,耽擱了。


我其實并不聰明,反應也不快。但我有兩個特點:一是好學習;二是喜歡較勁兒!登山我還看經濟學家韋伯的書,效果自然不好,但我較勁兒!而且我現在還保持著每天寫一篇日記的習慣,為什么?跟自己較勁兒?。ㄕ坡暎?/span>


我們往往高估自己,我并非學霸,語文會拉低分數。有兩件事:


比如哈佛有翻譯的《道德經》,又找了詩人來做英語的潤色。我發現我讀英文版的比讀中國原版的暢順,因為我文言文不好。我口語不行,但是英語的閱讀理解有很大進步。


對方的辦公室主任是學日語的,曾教我一些方法,他當年學日語的辦法應該也可以借鑒:比如自言自語、再比如做夢說英語。于是我臨睡前聽英語廣播,我喜歡BBC。后來也有問題:閉眼睛似乎聽得更好,但容易睡著,這不是個好辦法。(笑)


好了,這就是我今天講的《三座大山》。兩座爬完了,還有一座,在心里。時間快到了,留給問題吧。(掌聲雷動)







能懂王石情懷的,又有幾個?其實沒什么,畢竟高處不勝寒,寥寥知己,方顯彌足。還好,還有亞布力。


王者,也希望有人能懂。但一定不會為了讓別人懂而停下自己的腳步,既然選擇遠方,留給世界的就只能是背影,回首幾語之后,繼續前行。莫問何處去,英雄自有心歸處……



本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,內容為作者觀點,并不代表本公眾號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立即更正或刪除相關內容。本公眾號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。

長按二維碼可關注

我要推薦
轉發到
十一运夺金